文章链接

当前位置:资料下载 > 文章链接 > 在线上,设计一所自己的免费大学

在线上,设计一所自己的免费大学

网络公开课落地生根
在线上,设计一所自己的免费大学
实习记者  王菲宇__文 

南方科技大学的困境已经让人看到了在中国进行实体教育改革的举步维艰。但是网络公开课又推开了另一扇大门。互联网时代,人们可以自由地选择课程,甚至还可以设计一所自己的在线大学。

“不是上大学,更不是被大学上,而是办大学。”当每个人都不再只是教育的受益者,还是分享者和创建者,教育的2.0时代才真正来临。


一年前,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等国际著名高校的教学视频进入了国内网友的视野,很多网友像追美剧一般在线上跟着学习。
这股网络公开课的热潮撕开了传统教育壁垒的一角。从繁华都市到穷乡僻壤,从大学课堂到街头巷尾,教育不再有阻隔,每个人都有可能平等地获取知识。人们开始期待教育2.0时代的来临。
一年之后,网络公开课引发的热潮还在持续发酵。官方和民间都开始推出本土化的网络公开课。
而一些粉丝已经不再满足于学习几门网上的课程,他们更希望能重新设计自己的教育体系。于是,他们在线上开始筹建一所心中的理想大学。
在这里,从学生到老师,每个人都是课程的创作者,都是大学的建设者。他们已经向前迈出了一小步,还可以期待更多。

设计一所大学
谁会来上这样的大学?
会有老师吗?这些老师是谁?
会有课程吗?会考试吗?会有文凭吗?
2011年9月底,网友“cyu”在豆瓣网上发起了“如果让你设计一所线上大学,你会怎么做?”的讨论。迄今已有五万余名网友参加了。
网友们天马行空地开始构想。有的说,不点名、没必修、自主选课、因需而学;有的说,有课的时候在网上上课,没课的时候旅行看风景。
其实,“cyu”心里已有一番想法。他拟定了《豆瓣大学设计规划(草案)》,然后按院系分类筹办这所在线大学。学生和老师都来自于网友自愿报名。他认为这所大学应该是想学的人和想教的人的聚集。而核心动力是“不是上大学,更不是被大学上,而是办大学”。
网友“河马”很兴奋。“互联网从1.0进化到2.0,本质的改变是,把用户只能被动接受内容改为内容由用户自己创造。大学2.0也一样。从学生到老师,每个人都是课程的创作者,都是大学的建设者。”
他还为康熙和爱因斯坦量身设计了两套在线课程:
学生A,康熙,职业是皇帝,爱好中国传统艺术、现代科技、自助旅游。入学目标是了解现代(西方)科技的起源和当今前沿问题,学习现代外交方面的内容等。 
他的入门级课程是《逻辑学基础》、《物理学史》、《世界地理》,中级课程是《科学哲学与科学方法》、《普通物理学》、《国际史概论》、《国际法基础》,高级课程是《现代科学前沿沙龙》、《国际关系》、《政治学》。
学生B,爱因斯坦,职业是科学家,爱好理论物理、古典音乐、宗教。入学目标是通过艺术与宗教,启发科学灵感,或者缓解压力、满足好奇心。
他的入门级课程是《音乐概论》、《宗教学概论》,中级课程是《宗教经典比较阅读》、《西方音乐史》,高级课程是《当代科技哲学》、《西方哲学问题研究》。
“cyu”已经在豆瓣上建了公开课教室,有西方文学人文、中国近代史、西方舞蹈文化史三门课。目前,豆瓣大学还只有人文学院。
网友可以在线上课、讨论,下载课件,还要预习、交作业。所有的课程都遵循同样的原则:“无思考,不提问。无阅读,不讨论。”
最早开设的西方文学人文课是网友“Wuyouz”主讲的,是哥伦比亚大学核心课程之一。他希望学生们通过阅读荷马、柏拉图等人的经典作品去思考人生的种种问题,比如,“成为人意味着什么?什么造就一个好的或者说值得活的人生?”
结果,他很快就被一个叫“永无止境”的网友写的关于《伊利亚特》的作业震惊了。他和“cyu”决心要把她也拉进来开课。
在他们的邀请下,“永无止境”开了西方舞蹈文化史。后来,他们才知道“永无止境”是舞蹈学院的老师,教文艺理论课。
授课主要方式是视频,其实是ppt配上自己录制的讲解音频。这些课程视频定期上传到公开课教室。3月7日,第一次课程的视频发到网上,豆友们反响很热烈。大约有两百多人在论坛的报名中登记报名,表示自己要跟着上这些课。
“作业一般是课程中讲过的问题,还有一些学习感想之类的。网友就以发帖的形式写下来。”每位同学的作业她都一个字一个字仔细阅读。遇到认真回答的学生,“永无止境”从不吝啬自己的夸奖,她还在回复中提示一些延伸阅读资料。
很多网友都觉得受益匪浅,有些人甚至觉得自己第一次体会到了学习的快乐。网友“jackie”在一节课程视频下激动地留言:“读大学不如上豆瓣学到的东西多啊!”

公开课本土化
其实,无论是豆瓣大学,还是公开课教室,都生发于去年的网络公开课热潮。“cyu”也是粉丝之一。
那时,他还是大学社会学的大四学生。有一天,他窝在宿舍里看麻省理工学院的《算法导论》。“打开的时候,特别激动,觉得自己身上长久以来专业的束缚瞬间消失了。”
“永无止境”也是如此。她喜欢哈佛教授迈克尔·桑德尔的《公正》。《公正》是哈佛的学术必修课,类似于中国的思想道德修养课。但主讲人桑德尔却以这门课名列哈佛大学“最受欢迎的课程讲席教授”行列。他总是不断地给学生举例子,引领他们去思考人生中面临的种种道德和伦理问题。
今年4月,桑德尔来到清华大学、复旦大学讲课,报告厅都被挤爆。一些经典的故事,获得了在场学生的会心一笑,仿佛在观看一场早已烂熟于心的经典影片。
桑德尔讲授的内容,在中国大学的课程体系中也有涉及。“我们的课程比较偏学术,主要是引导学生解读原典,不像桑德尔,很有现实关照性。”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所的孙国东老师介绍道。
以《公正》为首的一批美国名校视频公开课在2010年爆红网络。《死亡哲学》、《金融市场》等课程多次进入下载网站首页,在各大论坛引起的讨论更是无数。
但渐渐地,“cyu”有点不满足了。“网上那些著名大学的开放课程还是不能替代大学教育。当然,不仅仅是因为它无法授予你学位,更重要的是,它仅仅展示了大学学习20%的内容,听课固然重要,但是忽略了阅读、思考、讨论和竞争。你看那些视频就和看一部电影没有多大区别。”
十几GB的网络公开课的视频资料静静地躺在他的电脑硬盘里,都还没有看过。
他觉得开放课可以作为社会关系的另外一种形式,类似于同学关系,但又不仅仅是同学关系。它是一种新的“共同喜好”,一个新的“标签”,是一种新的资源的聚合。如果你和别人同修一堂开放课,这将意味着,你们将有可能加入同样的小组,关注同样的人,看同样的书,写主题相同的文章等。
“cyu”开始构想一种比视频公开课更多交流、互动、也更有效的自我教育模式:从公开课教室到豆瓣大学,线上线下多重互动。尽管目前的课程数量有限,长期坚持的学生也不多,但“cyu”还是热情洋溢地说:“豆瓣开放课,你的一小步,人类的一大步!”
2011年10月,由教育部推出的首批20门“中国大学视频公开课”上网,课程来自北大、清华等18所国内知名高校。
与此同时,网易还将零散分布在下载站点、视频网站的课程资源整合起来,成立了公开课频道。网易公开课负责人朱玺瑞说:“在公开课频道,有流量、有跟帖数统计等等量化指标。说白了,除了没法进行短信投票,这个平台和选超女没什么两样。”

      理想大学的模样
从大学1.0进行到2.0,除了形式的变化,更是内容的革新。今年夏天,“cyu”还去湖北省黄冈市青石镇为立人大学做志愿者。
这是由立人乡村图书馆总干事李英强创办的一所“大学”。今年7月,它举办了第一次为期15天的暑期学校。它没有自己的校舍,只能借用初中的宿舍和教室,硬件设施落后;它没有校长,没有固定的管理团队,资金基本依靠公开的小额募款。
80名来自天南海北的学生自愿来这个小乡镇寻找理想大学的模样。绝大多数学生是大学生,也有高中生。“它让我觉得,什么才是大学之所在。”一名学员说。
讲师的阵容很强大,活跃着刘瑜、熊培云和秋风这些著名学者的身影。每个讲师至少准备两次讲座。
2006年,李英强就在酝酿办一所新式大学的想法。“当时觉得国内大学由于制度原因,很多时候显得很呆板,希望有一个市场化方案,民间的方式在高等教育领域做一个尝试。”当年他的想法主要围绕互联网远程教育展开。这个半途搁置的梦想,在办立人图书馆的过程中又重新拾起。
在“cyu”看来,这是教育改革从虚拟世界的理想大学在现实中落地的一次尝试。“得知立人大学的消息后,我对那些讲者很感兴趣,于是想着或许可以和公开课合作。”
在立人大学,“cyu”每天都要拍老师讲课的视频。这些在立人大学拍摄的视频,也成为了豆瓣公开课教室的一部分内容,让更多人看到这些“日常课堂接触不到、主流教育不会讲的知识和方法”。
“多背一公斤”创始人安猪是讲师中唯一不搞学术的。他与学生分享自己社会实践的经验。“做公益,你除了要有一颗热情的心,对这个社会的理解也是非常重要的。”
艰苦的条件下,“cyu”却记录下很多美好的时刻。学生和老师们一起在河边看满天繁星,一起为流浪小狗注册微博账号,一起欣赏《死亡诗社》里那个自由不羁的基廷老师。
一天晚上,熊培云正要开始讲“我的学思历程”,借用的乡村校舍突然停电。于是,他们只好点起蜡烛。摇曳的烛光下,熊培云盘坐在讲桌上,一手摇着扇子,一边与学生分享他的历程。这段视频后来放在网上后,被网友们称为“立人大学最浪漫的一课”。
“cyu”自己也深受感染。一天凌晨,他和安猪等几个老师去镇上仅有的路边小店吃夜宵,一边喝酒一边大声读诗,大声唱歌,感染得小店老板也为他们献上了一首。这样的人文气氛让他追忆起上世纪80年代。
在青石的晚上,“cyu”一边等待着县城里的网络慢吞吞地上传着讲课视频,一边想着一些教育问题。
在耶鲁大学网络公开课的页面上,有这样一句话:为所有想要学习的人提供教育资源。在南非,有一所同伴互助大学,所有人都可以使用其网站安排集会或课堂教学,在线会面,互相传授知识。
从立人大学回来之后,安猪看到微博上有个帖子,介绍美国的人民大学,利用免费课件和社交网络,将免费大学变为现实。他看了之后感叹:“什么时候我们也可以突破大学围墙的限制,开办一所属于自己的免费大学?”
无论是火爆的网络公开课,还是新鲜的立人大学,都在提供着突破围墙,实现教育公平和教育革新的可能性。所有人都可以获取知识,而且不再只是被动地接收,还是知识的分享者和创造者。
来源:看天下

lIli